长枪依旧在 何日再穿云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发表时间:2017-10-12 来源:土右旗文明网

  初秋的阳光依然刺眼,在土右旗敕勒川博物馆门前的空地上,一身白衣的张志让握着3米长的“长枪”,与师侄对练起来,周围的环境似乎瞬间安静下来,几十个回合下来,张志让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马步依然扎得稳当。

  

 

  “东西是好东西,可惜没人愿意学了,马上就要失传了。”收起长枪,张志让叹了一口气,满头银发在初秋的风里飘散。

  

 

  枪舞八卦一枝秀

  

  把在阴位,双手握枪,虎口相对,3米长的“长枪”在张志让手里上下翻飞、若舞梨花。作为冷兵器时代马背上短兵相接时的主要兵器,枪在古代称作矛,为刺兵器,杀伤力很大,其长而锋利,使用灵便,取胜之法,精微独到,其他兵器难与匹敌,故称为“百兵之王”。

  

  “练习时为了防止误伤,我们一般都用一根长杆,比枪稍长,没有枪头,古代枪身长度一般在2.3米左右。”张志让说,阴把缠枪是八卦缠枪的俗称,是中华武术绝技枪法流派中的一种。“在国内武术界,阳把缠枪比较多,阴把缠枪只有土右旗有,虽然后来在呼市土左旗等地有流传,但是正宗还是在土右旗,作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也是以土右旗为申报单位,传承人也在土右旗”。

  

  相传,清末农民起义领袖、黑旗军领袖宋景诗来到大青山下的萨拉齐、水涧沟门一带后,更名“赵老同”,收徒尤四喇嘛、关兴保、霍茂,密传八卦缠枪武术。据《绥远通志稿》记载,赵老同“精武术,尤擅阴手枪法,一名缠枪法。彼时国内称为单传。绥人(绥远人)得此枪法,实自老同始”。

  

  赵老同的阴手枪法,共有36路,进攻之法72招式。守备之方,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另有5门精妙攻法,5门奇特破法,绝命3枪,救命3枪,5门进法。以拖枪为绝招,能败中求胜,使对方防不胜防,非一般枪法可匹敌。

  

  一杆枪却可以变幻无穷,它结合了行易、八卦、太极、长拳、刀枪剑棍等很多内容,原名“八卦缠枪”。

  

  穿着白色的武术服装,手心抹上防滑粉,张志让和师侄在敕勒川博物馆门前的空地上对练起来,枪枪看似不经意,如有不慎则有被“挑下马”甚至“刺身穿喉”的危险。“即便是拿木棍练习,我们经常一不小心手上被刮伤或者腿上被刺伤,这是常有的事。”张志让说。

  

 

  七代枪客薪火传

  

  尤四喇嘛是赵老同的得意门生之一,他不仅将阴手缠枪练得炉火纯青,而且对大竿也掌握得熟练到位。关兴保与尤四喇嘛年岁相仿,他向赵老同学得一手好花枪,年近八旬时仍体魄健壮,精力充沛。霍茂较尤四喇嘛和关兴保年纪略轻,擅长刀法。《绥远通志稿》中记述:“霍茂常与人约,数十人分列道旁,茂抡刀跃马从中过,众皆持枪攒刺,而人马不受点污。”

  

  “尤四喇嘛的杆子(阴把枪),霍茂的刀,海禅和尚会起高。”这是包头市土默特右旗流传至今的谚语。土右旗素来被称为武术之乡,阴把缠枪技法在此已传承了七代,被列入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百多年来,阴把缠枪初时在萨县以外的地方别无所传,后有分支,亦由萨拉齐传出,如上世纪30年代,第四代传人云连珍(后称云连生)被聘为绥远省国术馆武术教官,教授了阴把缠枪,国术馆馆长吴桐是其徒弟;苏波盖人、第五代传人尹如川就将这门绝技传播到美国。第四代传承人程全忠曾于1934年参加青岛举行的国术擂台赛,以59岁的高龄夺枪术之冠。

  

  阴把缠枪传到张志让这里已经是第六代,他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中医大夫,在萨拉齐镇经营着一家中医门诊,每天早晨或者闲时都要带着“长枪”到公园里练习。“因为从小喜欢武术,我13岁就拜师阴把缠枪第五代传承人潘温、孙继贤,15岁左右开始学习,那时候学习阴把缠枪,先从基本功练起,基本前四五年都是每天练基本功,特别枯燥,等到能够抓稳枪了、扎稳马步了,这才开始给我教授枪法。”张志让说,因为一直当爱好,并不是专业习武,所以在其后的40多年里,一直在断断续续练习,“东西是好东西,非常博大精深,但是我们只是掌握了它的皮毛,就是强身健体,随着它失去了实战功能,阴把缠枪已越来越小众了”。

  

 

  塞外奇术待阐幽

  

  2013年,由土右旗文化馆申报的阴把缠枪入选内蒙古自治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张志让成为阴把缠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但也是这个名头,让他感觉如芒在背。“现在我的师兄师弟健在的已经不多了,师侄辈目前只有两人,再往下就没人了,让人很遗憾。”张志让说,阴把缠枪传了130多年,到他这一代面临着失传的尴尬。

  

  王金全和霍志明都是萨拉齐的农民,从小因为爱好拜师第六代传承人王治农学习阴把缠枪,农忙时忙农活,农闲时跟着师父练习,一直坚持到现在。“与过去的时代不同,过去师父教都有所保留,不会全部教给徒弟,现在师父愿意毫无保留传授,却没有人来学。”王金全说,现在如果有人学,他还是愿意去教。

  

  作为远近闻名的武术之乡,土右旗自古以来多习武之人,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传统武术正在逐渐失传,如对劈剑、绵掌刁打、八卦掌、八法拳等。

  

  “以前土右旗有双劈剑,两个人对练,实战性非常强,共有三十六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我还见过老一辈武艺人练过,我也曾学过两三剑,但是随着老一辈武艺人的去世,双劈剑已经基本失传了,阴把缠枪恐怕也摆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张志让说,从2016年开始,国家开始实施“武术进校园”工程,作为外聘教师,张志让也会每周去学校上一次武术课,“因为一来用处不大,二来阴把缠枪本身较重,孩子们连枪都举不起来,平时也没有时间去练习,也没有人对这个感兴趣,所以基本上对传承阴把缠枪没有多大意义”。

  

  张志让和师侄三人一个多小时挥汗对练,酣畅淋漓之后是久久的沉默,王金全低头抽着烟,霍志明默默收拾着那些已经被手掌打磨得光滑的“长枪”,谁都不言语,耳边,只有轻轻拂过的风。(李亚强)

责任编辑:武建飞
0

相关报道

深情向往.jpg

土右旗第十届敕勒川旅游文化节系列活动绚丽多彩

第十届敕勒川旅游文化节采取大型文艺表演和小型专场演出相结合、主会场与分会场相联动、传统文化和现代艺术相融合、城市旅游和乡村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