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鹏强:书写深孔镗传奇 走好贯直人生路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发表时间:2018-04-11 来源:土右旗文明网

 

  

大国工匠戎鹏强

  他,35年忠信笃敬,忠诚国防,屡破国外深孔技术壁垒,多次创造深孔镗领域“中国第一”。35年敬事而信,精益求精,专注火炮炮管加工。35年贯直人生,用德行孵化“工匠制造”。30岁捧得全国劳模桂冠,一路成长,成为全国技术能手、兵器首席技师、大国工匠、全国道德模范、首批“兵器大工匠”。

  他,就是戎鹏强,深孔镗加工领域的“传奇人物”,掌握“超长径比身管加工”绝技的国内第一人。

  术业有专攻 专于给火炮炮管“打眼儿”

  戎鹏强18岁以初中毕业的文化程度进入中国兵器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成为火炮炮管生产线上的一名深孔镗工。他的工序主要负责对火炮炮管内膛进行精镗,是保证火炮直线度和火炮打击精度的关键岗位,产品加工误差精度均以头发丝计算。

  在机加行业中,深孔镗是深孔加工中较难的工序,不仅得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精益求精的精神,还要肯吃苦、爱动脑、敢实践,才能独立完成操作。学徒期间,戎鹏强很少逛商场,但新华书店和旧书摊却经常去,所关注的都是深孔加工理论知识。

  为了练好基本功,他反复刃磨刀具,一点点摸索、试验,跨车间四处求教,摸索掌握了高强度合金深孔加工技术。经过几年的学习实践,戎鹏强的专业技能有了质的飞跃,干起活来更加得心应手。

  1995年1月至7月,公司承担了外援产品生产线通线任务,戎鹏强被派往援助地。在加工身管时,由于使用的是德国工装,致使刀体偏离中心轴线,如果继续加工,将会出现镗不圆的现象,造成样柱不通,产品报废。这一问题被戎鹏强及时发现,并与中国专家共同制定了挽救方案,使用中国制造的工装和刀具进行修复。经过4个多小时极为紧张和细心的操作,他成功修复了即将报废的身管。外方人员对他竖起大拇指:“中国专家OK!”

  凭着匠人的执着和坚守,工作至今,戎鹏强出色完成了各种口径火炮加工任务,解决了加工变形、震动、出口偏等诸多技术难题,加工身管长度达到20万米,为北重集团在国家重点试验装置加工领域拓展了广阔的空间,也为国防建设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艺高人胆大 练就“超长径比身管加工”绝技

  2012年,一个航天、航空发射试验装置的关键部件订单在全国转了几圈无人敢接!——在长8米的钢质圆棒料上打一个孔径28毫米的通孔,通孔只有人的大拇手指粗细,而加工深度却有三层楼高。管体孔深长度与孔径长度之比大于100倍的圆柱孔被称为超长径比深孔,而该产品的长径比却达到了惊人的300倍。由于加工难度极大,精度极高,该产品只有极少数国家能生产,不但价格十分昂贵,而且禁止对中国销售,这项技术属于国内空白。为了打破国际垄断,助“大国利器”巡弋海天,戎鹏强接过了这项国家级难题。

  超长小孔径身管加工,由于管体孔径小,加工时根本看不到刀具在零件内部的切削状况。常年的细心积累,戎鹏强练就了以“手”当“眼”的绝活儿:只要用手握住刀杆,通过感受刀头的震动,他就能对加工进度做到心中有数,并由此总结出“摸、听、看、量”四字诀。

  加工过程中,由于孔径小、刀杆细长,很容易造成刀头震动、烧刀或者崩刃,有时戎鹏强干一天活儿,只能走刀六七十毫米,同时走刀过程中要反复测量加工内孔的尺寸,有丝毫异常就要退刀从头再来。但不服输的戎鹏强没有放弃,用一年半的时间攻克了这一难题。这项技术的诞生打破了国际垄断,填补了国内深孔加工领域的空白,使他成为掌握“超长径比身管加工”绝技的国内第一人。

  名师出高徒 从“一枝独秀”到“满园春色”

  “当一名工人,要的是自己会干,当一个大工匠,要的是人人都能干。”戎鹏强说。

  操作上戎鹏强不仅倾囊相授,而且对每个徒弟都用心去相处,用爱去感化。他现在带的徒弟张杰以前从事别的专业,属于门外汉。戎鹏强手把手地教,一开始,小张还不能独立加工产品,收入不高,戎鹏强主动把工时分一半给他。谈起此事,张杰总是感动不已:“我三年出徒,一千多天的时间,戎师傅总是不厌其烦地带我,还把钱分我一半,我师傅是独一个。”

  这些年,戎鹏强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高技能人才。带出的16个徒弟中,有2名已成为技师,有13名高级工,他们都是北重集团炮管加工的骨干人才。他先后举办多期技能培训班、高技能人才技艺现场演示会,通过经验交流、现场指导等方式,向徒弟们传授操作技巧和经验,使许多技能人才受益。

  戎鹏强已经50多岁了,还有不到10年的时间退休,他现在正在把自己的手艺、诀窍进行整理,做好传承。这几年,有不少私企老板给戎鹏强开出高薪,但他都回绝了,他觉得自己掌握军工技术就要服务国防,不能对不起企业对自己的培养。

(包头日报 文/图 记者 郭健 通讯员 郭新燕)

责任编辑:刘磊
0
上一篇:

相关报道

二人台.jpg

黄河两岸二人台

黄河浩荡,沿着山西河曲和内蒙古准格尔旗呼啸而过,两岸鸡犬相闻,甚或可以嗅到隔岸飘来的炊米之香。在这晋北蒙南的偏僻一隅,那些饱...